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联系我们

同桌

时间:2019/12/18 14:35:11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9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他从不说话,或者说,他很少说话,在毕业后残存的小学记忆中,他那一双坚定的眼睛,一副消瘦的身子骨,一个黑黑的脸蛋,留下了一个深深的,深深的,印记。还曾记得六年前的那个宁静的秋日,如火红叶铺满了地面,我牵着父亲的手,走向了小学的校园。那时的我,也许还不知道,我将在这里,消磨整整六年的...
他从不措辞,或者说,他很少措辞,在卒业后残存的小学记忆中,他那一双果断的眼睛,一副瘦削的身子骨,一个黑黑的脸蛋,留下了一个深深的,深深的,印记。

还曾记得六年前的那个宁静的秋天,如火红叶铺满了地面,我牵着父亲的手,走向了小学的校园。那时的我,也许还不知道,我将在这里,消磨整整六年的时间。

到校园报到之后,父亲笑着与我拜别,独留我一小我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目送着父亲,逐渐离校园而去——离开了我。师长教师在我眼里是天使般的人,把我从对父亲的不舍中拉了回来。她对我笑着,让我在一个空位置坐下,放下我沉重的背包和我的心。不经意间,望了一眼坐在我旁的那个同桌。

我把我的视线久久逗留在了他的身上。我不由自立地望着他的样子,眼睛不知觉中瞪得很大——只见他一副生病的样子,如枯萎的野草,在和煦的风,便会连根拔起。在他的桌子之上,摆置着他的文具,一个个都像是用了许久的样子,破旧不堪。或者说这些如废料的文具恰是从垃圾堆中拾得的;此时,虽未入暮秋,但气象终归有丝丝凉凉的气息,但在他如柴的身子骨上,只披了一件破旧的的单衣,披发着难闻的恶臭……

我不再留意他,而且还有意回避他,或许是因为他的衣服,或许是他的文具,让我再也不想看他第二眼。

“谁愿意留下来,把教室清除一下呢?”师长教师清澈的嗓音让我转移了留意力,只是在师长教师说完这句话后,躁动的教室忽的变得安静下来。自然没有一小我,举起那双弗成沾上一丝污水的手。当然这个中也包括我在内一分多钟,我们望着师长教师,师长教师望着我们,全部教室鸦雀无声——只有他,我这个同桌,举起了他那双黝黑的小手。教室开始群情纷纷起来,我没有介入,只是用不屑的眼神瞟了他一眼。

他没有回应我,只是明灭着那双果断的眼睛。我无法抗拒他的眼神,只是心中颤抖着

临走时,瞥见了父亲,笑着跑以前。可是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力量让我停了下来,回头望望,我那个傻同桌——只见他手握着扫帚,仔仔细细的清除着教室里每一个角落。本来昏暗的教师,因为他的劳动变得光明起来。汗水从他的额上滑落,将他的衣襟渗透。真不知怎么了,我感触感染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热……

我看着他,牵着父亲的手,喉咙抽泣着,鼻子酸酸的。也许是我对他的同情,也许是我对他勤奋的激动。直到现在,此时此刻,这一幕幕仍在我的脑海里,一遍又一遍明灭着。而每当此时,泪水都邑在我的眼眶里打转。

……

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。是日,奶奶回籍里了,父亲则要上班,正午的饭菜一会儿没了下落,黉舍又不准半途直接参伙食,谁叫我想回家吃而不愿交一个月的伙食呢。

太阳高挂,似乎将要把全部大地燃烧起来,只是,我照样空着个肚子。

忽然,或者是过了良久我才发觉,在我的面前有一个熟悉的身影,瘦瘦的身躯,黝黑的脸蛋,我一眼就认出了他,或许连一眼也不需要。一是因为他是我的同桌,二是如斯打扮的人在这个黉舍已经找不到第二个了。

他笑了——在我的记忆里,他从没有笑过。这让我隐约约约感到到一种似曾了解的温热

“到我家来吃饭吧。”他有意把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,可我却将这一个个字听得一览无余,让我认为他的每一个字,都深深可在我的心中。

我没有措辞,他也没有措辞。我们面对面,笑着。过了一分钟,我轻轻点了点头……

他的房子,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。在这个世界里我找不到一个可以坐下的地方。他一字不说的走向厨房,厨房里飘出了阵阵油烟。

“你一小我做饭吗?”我问。

“还能有谁呢?”他回答。

“那你的父母呢?”我又问。

“早不在了…”他说着,喉咙抽泣着。

“那谁供你上学呢?”我没有停,接着问。

“我还有爷爷,他有退休金。我有时刻也拾点废品,买了补点家用…”他已经快哭了出来。

我不再问了,我知道。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邑让这个弱小的生灵,受到不小的伤害。我强忍住自己的泪水,心中思绪万千——一个如斯弱小的灵魂受了如斯沉重的袭击,而没有放弃生活的愿望,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力量。

“我这有块手表,要不你去卖了它吧?”我说道

他转过火来,摇了摇头。果断的眼神有一次在我的心坎翻起了波涛。一时间,我哭出了声……

临走的时刻,我照样硬留下了那块表。

……

第二天,我身边的这个座位,始终是空空的。我还没来的及向我的这位真正的同伙申谢,向他表达我对他的敬佩。心中顿生一种失踪和难过。我的心坎,正如这个位子一样,空荡的,无助的。

下学了,师长教师宣布了他退学的消息……

我,没有信任,我一路飞跑到了他的家,我真愿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。敲了敲门无人应答……

我跪在地上,泪水从我的眼中一会儿涌了出来,我狠命地敲打着大门,可是迎接我的只有沉默恐怖的沉默。我沮丧地跪着,绝望地跪着。

忽的,在门下发明一个沾满了灰土的信封,里面是一个手表,一个我的手表。手表旁有这样一行字:
同桌
“感谢,感谢,我永远会记住。”

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,手表上撒满了泪渍

……

是啊,感谢,这样一句朴素的话语,承载着一个脆弱的灵魂,面对魔难,面对不幸,所表现出的果断,开朗,向上,勤奋的宝贵品德啊。这是一个不知魔难,不知回报的人,永远无法触到的。

我的同桌,我是多么想再一次见到你

相关评论